圖片出處:B.C. & Lowy影片 http://forgetfulbc.blogspot.com/2016/02/life.html
指定閱讀文獻:
  • Alwin, Duane F., and Ryan J. McCammon (2003). “Generations, cohorts, and social change." Pp. 23-49.
  • 陳易甫􏰈2014􏰉􏰃􏰋社會學如何觀看生命歷程􏰊年齡􏰂歷史與世代􏰌􏰃巷仔口社會學 https://twstreetcorner.org/2014/11/11/chenyifu/

年齡期待從何而來?

從過去幾堂課我可以知道年齡期待的存在,但是年齡期待從何而來呢?

人口學家使用「年齡常模」(age norm)指統計上整體人口或是次群體轉銜時間點的規律性,而這個規律性至少存在四個可能的解釋:

  1. 橫跨不同社會與不同歷史時間中,人們生長與成熟的一致模式
  2. 可能反映出人們對於「最適時間點」(optimal timing)的概念
  3. 社會結構創造的不同機會與限制類型
  4. 非正式的社會規範,此規範控管著個人的經驗

心理學怎麼說?

而心理學家傾向探索(上述的第二種解釋)人們轉銜的最適年齡(optimal ages),他們認為「最適年齡」的想像讓個人具備「心智地圖」(mental map)(Hagestad & Neugarten, 1985),進而能意識到「在前頭等著他們的是什麼」以預做準備。

因此心理學對於年齡期待的探討著重在個人,心智地圖作為個人參考架構(frames of reference),引導人的行為,並滿足個人預期的需求。

社會學怎麼說?

而社會學的傳統研究旨趣在於了解社會如何可能?

因此社會秩序與社會規範成為探討重點,在這樣的研究取徑下,社會學家便想要了解年齡如何成為社會規範的一個環節

一個非正式的社會規範應該有三個元素:

  1. 人們對於某些行為或是特定角色的認定:該或不該(prescriptions or proscriptions )

ex: 18歲以前不該接觸情色資訊;65歲後該離開職場

  1. 人們對於這些規則存在共識
  2. 這些規則透過多種社會控制被執行,包括正向制裁( positive sanctions ),使人們維持原來的行為,以及負向制裁( negative sanctions ),使人們回歸規範預期的軌道

因此可以說心理學以及社會學都認為年齡的社會規範透過社會化(socialization的過程被「內化」(internalize成為個人自然的一部分。但是差別在心理學關注這些年齡的社會規範如何內化成個人的參考架構,較不重視個人如何依此行動;而社會學則關心在年齡的社會規範下這些行動如何被正向/負向制裁,以確保行動被執行/禁止

 非正式年齡規範:「時間表」與「年齡規範清單」

為了要了解非正式年齡規範,Neugarten, Moore, and Lowe (1965)在1950年代使用了「時間表」以及「年齡規範清單」(age norm checklist)加以探討。

  1. 時間表」—詢問受訪者一系列完成重大生命轉銜的最佳年齡(best age藉此了解研究者對於年齡共識的程度。

    例如:你覺得一位男性最佳的結婚時間是?你覺得離家自立的最佳年齡是?

  1. 年齡規範清單」探討制裁的議題,詢問受訪者是否認同/不認同在三個特定年齡時進行特定的行為

  • 一位女性認為在她的年紀穿著比基尼是沒關係的:45、30、18歲
  • 一位女性決定生育另一個小孩:45、37、30歲
  • 一位男性將家庭搬遷至其他城市以在工作上獲得領先:45、 35、25歲
  • 一對情侶/配偶喜歡跳“扭扭舞”:55、30、20歲
  • 一位男性仍然偏好與父母同住,而不是自己找住所:30、25、21歲
  • 一對配偶搬遷住所以和已婚小孩住得靠近一些:40、55 、70歲
  • 一位男性買給自己一台紅色的跑車:60、45、25歲

研究支持了年齡期待的存在,而且人們不僅認知到社會時鐘的運作,受訪者在轉銜時間點呈現高度的共識,對於不同行為是否為年齡恰當(age-appropriate)也有高度的相似性

然而最適年齡探討的是人們的「共識」,年齡規範則探討「社會制裁」,兩者不一定共存,也不完全相等。

相關研究:「家庭、教育與工作」的轉銜年齡上限

為了針對年齡規範進行研究,Hagestad and Settersten Jr.(1996)使用319筆18歲以上的芝加哥城市樣本來探討人們對於「家庭、教育與工作」轉銜年齡上限(age deadline的看法。

「年齡上限」的概念可以較為有效的處理三個社會規範內含的項目:

(非正式的社會規範的三個元素)該與不該的規則是否存有共識是否透過社會制裁強化

下表是Hagestad and Settersten Jr.(1996)的核心問題選項:

螢幕快照 2017-03-31 下午9.13.25.png

  1. 家庭領域

在家庭領域中,多數受訪認知到轉銜的年齡上限,不過有性別的差異。

男性比女性在離家自立上更常認為有年齡上限的存在;

女性則比男性在完成生育上更常認為有年齡上限的存在,此與女性在生育上有較嚴格的生理時鐘有關。

此外,年齡上限的範圍頗集中於眾數,也相當集中在六年的幅度之間。

對於女性而言,年齡上限的範圍更小、分佈更集中。

  1. 教育/工作領域

在教育/工作領域中,男性列出的年齡界線比女性,每個轉銜事件都有超過一半以上的受訪者列出年齡上限;女性在離開全時就學與退休則有不到一半的受訪者指出年齡上限。

大多數的轉銜年齡集中在眾數,僅事業達到高峰有特別大的範圍,這樣的結果與Kohli’s (1994)的研究相似,亦即一旦人們進入職場~退休前轉銜的規範性皆不明顯

  1. 家庭 vs 教育/工作領域

兩個領域進行比較可以看到家庭領域比教育/工作領域有更明顯的年齡上限,這樣的結果支持了在正式年齡結構化程度較低的領域(例如:家庭領域),非正式年齡結構化的程度就會比較明顯的說法。

此外,男性比女性更容易感知到年齡上限,這樣的結果則支持了男性比女性的生命有更嚴格(或感知有更嚴格)的年齡結構化現象,女性的生命相對較為流動、不可預測以及不連續。

雖然年齡上限普遍存在於受訪者的認知當中,但是當被詢問若錯過了年齡上限是否會面臨某些後果時,似乎就沒有那麼明確了。

對於受訪者而言,遲來的轉銜被視為可以接受的,其將造成的社會張力是低的。同時,受訪者認為自我建構的時間表社會的時間表來得重要活出自己的生命(live a life of their own被認為是必須的。 雖然與社會時間表對抗是困難的,但是「逆向」被認為或許能有更多的發展收穫

因此,我們可以歸結,年齡上限被視為一種彈性發展標誌引導但不強制

這種對於生命發展與收穫的強調與Meyer (1986)的「個人的文化理論」(cultural theory of the individual)同調。但這個過程也帶來一個「憂鬱的年代」(age of melancholy),社會連結的侵蝕、孤立、沮喪以及心理不適(dis-ease)皆是它的標記(Karp, 1996)。

課程活動與討論

根據Hagestad and Settersten Jr.(1996)研究復刻的問題題組,翁老師將班上同學的回答結果進行分析,得出了以下的結果:

螢幕快照 2017-03-31 下午9.15.58.png

(1)離家

幾乎所有同學們皆認為人需在一定年齡前離家,原因多半以「獨立」的能力培養為主要因素;若超過了預設的「離家」年齡上限,可能會面臨被說閒話、以異樣眼光看待、被視為「啃老族」;限縮個人視野、迷失自我、變得「宅」。

(2)返鄉

約有一半同學對於返鄉並未設定年齡上限,一位同學提到:「所謂的故鄉,隨著一個人對歸屬感的認知會不斷改變,所以沒有返鄉,就地生根也很好」。
其中只有兩位同學提出未達成可能面臨的後果,一位提到家是一個人的根,不能「忘本」(原文:不能忘了給與養份);一位提到未達成可能會「因為太老才返鄉可能會適應不良」或「客死他鄉」。

(3)結婚

一半以上的同學並未對結婚設定一年齡上限,有設定上限的同學是考量到產子年齡、達成步入婚姻階段的條件(收入穩定、心智年齡);若未達成可能會面臨親友施壓、個人遺憾或孤單;其中一位同學提出很特別的觀點—「不管是不是真愛,婚姻這個mark可以展現其他功能」,並提到若未達到可能會「不受社會重視」。

(4)成為父母、(5)完成生育

同學大多考量到適孕年齡的生理條件,皆對成為父母與完成生育設定了一個年齡上限,其中有一位同學點出「避免高齡產婦,跟小孩年齡差距不會太多,可以陪伴久一點」,若未在年齡上限前達到恐與「孩子有代溝」。

(6)成為祖父母

一半以上的同學對於成為祖父母並未設定一個年齡上限,有一位同學提到這個議題是「攸關下一代的決定,就順其自然吧」;其中有設定上限的同學則是希望能「早點認識孫子」,或以下一代的生子年齡估測此年齡上限。

(7)離開全時就學

同學們根據預計達成的「學歷」不同而有不一樣的年齡上限設,部分同學設定取得研究所學歷為上限,認為博士班時應有要自己的經濟能力。有同學的考量原因為「如果一直全時求學,會忽略成為其他社會角色的可能」、「太晚出社會可能衝擊太大」,若未達成可能會面臨到「與社會脫軌,缺乏歷練」或「無法了解『真實』社會」。其中有位同學提到可能會被視為「米蟲」,但如果「讀得好就沒關係」。

(8)開始全職工作

多數同學皆認為完成最高學歷後即需開始(或試圖尋找)全職工作,除了其中一位同學提出一個比較特別觀點「如果兼職工作能給予良好的生活條件,我不介意幾歲要開始全職工作」,所有同學皆明確地設定上限年齡。
主要的原因多是期許達到經濟獨立;若未達成可能會使生活無法安定和成為承受異樣眼光的啃老族。

(9)在某個工作或職涯穩定下來

同學對於在工作/職涯穩定的上限年齡多設定在30歲前後,對於設定上限的原因大家都很有自己的主張,有位同學提到「最好在家庭負擔變重、自己條件變差以前穩定下來」;一位提到「(上限為35)假設25歲踏入職場,給自己十年思考工作意義和累積經驗」;一位提到「為了後半生努力」;一位提到「30歲這個年齡可能很多人有了家庭,工作不只是為了自己」。

而大家預設未達成可能面臨的後果有「無法養家」、「未自我實現」、「不知為何活著去工作」、「沒有人生目標」、「中年失業,流浪街頭QAQ」,感到「沒安全感」、承受「異樣眼光」。

(10)達到職涯巔峰

多數同學對於達到職業巔峰的年齡上限都客訂在40-50歲的區間,其中一位同學提到因為「這種事情不是自己可以決定的,要一直努力啊」,所以未設定上限年齡。對於未達成的後果同學提到的多數個人心情感受,例如「覺得遺憾」、「缺乏成就感」、「人生無趣」、自覺「還沒成功」和「失去工作熱情」。

(11)退休年齡

同學設定的時間區間大多為法定年齡65歲前後,有些同學是因為經濟考量—「太早退休養不活自己」;多數同學是因為生心理因素—「身體需要休息」、「要休息了」、「工作倦怠」,否則可能會缺乏享受人生的機會;或「(因體能不足)被職場上司同事歧視」;有位同學則提到應該要「讓機會給下一代」,否則會讓「年輕人找不到工作」。

參考資料:

  • Richard A. Settersten Jr. (2003). “Age structuring and the rhythm of the life Course.” In Mortimer, Jeylan T. & Shanahan, Michael J. (Eds) Handbook of the life Course. Pp. 81-98. New York: Kluwer ACademic Publishers.
  • Settersten,R.A.,Jr. & Hagestad, G.O. (1996b). What’s the lastest? II. Cultural age deadlines for educational and work transitions. The Gerontologist, 36, 602-613.
  • Alwin, Duane F., and Ryan J. McCammon (2003). “Generations, cohorts, and social change." Pp. 23-49.
  • Ryder, Norman B. (1965). “The Cohort as a Concept in the Study of Social Change.” 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 30(6):843-61.